快捷搜索:  as  as((,)

他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赤足而立没有多大区别但他

 高岳对付这样的人,本来也只有防守,才最稳妥。
 
    但他却不愿意浪费这个时间。不要看高岳一脚踩飞胡惟庸,又一嗓子吼翻姬翟,看似对方不堪一击,实际上却不然。高岳每次出手,莫不是用了八九分功力,取得这样的效果,不足为奇。但胡惟庸和姬翟实则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尤其是姬翟,就是狼狈了些,栽倒下来,只弄了个灰头土脸而已。而胡惟庸虽然受创,也依然还有可战之力,可见这二人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绵羊。一旦让他们反应过来,全力以赴,和虚空兽皮上这杆标枪来一场“三英战吕布”,高岳虽然不惧,却也不想让那样的场面轻易发生。
 
    这标枪一般的男人,身材魁梧挺拔,头发很短,是现代人的穿着,但看不清他的五官长相,因为他脖子上围着围脖,围脖的作用显然并不是用来暖身子的,而是用来遮脸。
 
    高岳对于这个男人能够将一杆长枪运用到登峰造极的境地,并不意外。自古以来,能人辈出,绝大多数人为求长生,精研诸多法义,尝试丹途、炼器、炼神,这类人的保命手段层出不穷,对上武道中人,往往胜多败少。比如蜀山剑派的“飞剑术”,走的路子绝非正道,因为他们这群人往往穷其一生,只能炼成一把杀人的飞剑,百十里外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可以说是寻常武者的克星。但蜀山剑派的高手一旦失去了飞剑,十成本领立刻削去七八分,远非同级高手之敌。
 
    又如丹途一脉,比如全真教,对炼丹术的运用也曾登峰造极,辉煌一时。全真教闻名后世,并不是说他们炼制像“六转还丹”这样的圣丹都能开炉即成,相反,他们连一枚圣丹级别的丹药都没有炼制成功过。但却另辟蹊径,以身为药炉,气旋成丹,返老返童,这等养身之道,反倒最受大族豪门所喜爱和追捧,但用这样的功夫和别人比拳论剑,反为下乘。
 
    这些为了长生而修“道”的人,手段虽高明,但从某方面来说,却也都偏离了真正的“大道”。少有人能跨出最后一步,打破虚空,成为真仙,只能成为一方世界的圣者,做逍遥的仙人,如几千年前的诸子,在盛世中,真正打破虚空,飞升成仙的人,十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如佛祖所说:“菩萨应离一切相,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
 
    佛祖的传世经典无数,为后世留下的告诫无数,但佛祖飞升后,三千诸佛大菩萨,却没有一个能够达到佛祖的高度。可见即便是佛祖舌绽金莲,神通无敌,也灭度不净众生的欲念。即便是佛菩萨,也有断不了的根枝,牵扯甚多,难免入了偏门,到了某个境地后,终生都难再有寸进,只能郁郁而终。
 
    长生者毕竟不是不死之身,就算留下了千般手段,最终也不过是个“空”字罢了。
 
    这标枪一般的男人,枪术的运用,已达到佛祖集会说法时“步步生莲”的造诣。显然是个净心清欲的人物,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抛开世俗的诸般牵扯,不被外物动摇本心。也就是说,此人的枪术虽然超绝,但哪怕他失去了长枪,他依然是绝顶高手,和先秦时期的炼气士,古印度的苦行僧一样,有大毅力,才能将一块粗糙的石胚,磨成圆契,从而精进。
 
    高岳也是如此,甚至对自身的要求更为苛刻。因为,他的双手,并指可成剑,捏拳可成锤。他也有护道神兵,但他双手沾的血,显然比他的护道神兵要更多。
 
    高岳将“金蝉盘丝”的柔劲运用到极致,面对高频率振动的枪杆,也不敢再爬蛇上杆,空手夺白刃,他果断撒手。但这一撒手的功夫,高岳却提气在胸,气势不降反升,身形居然反而拔高两尺,虚引在后的“虎形羊角”化虚为实,手臂却像根鞭子一样甩了出去,居然是将“鞭手”打出了“捶地炮”的效果。
 
    空气中传来一连串的“鞭炮声”,这声音是从高岳的手骨里发出来的。
 
    这几招,变换之间如走马观花,速度快如闪电惊雷。这样的进击术,根本不用刻意去攻击别人的软弱点,因为只要被擦中,便是个伤残的下场。
 
    所以虚空兽皮上标枪一般的男人,唯有选择暂避锋芒,才最明智。
 
    但此人的下半身居然连动都不动,一手下压,上身却后仰,枪尾一抖,枪杆居然被抖成半月形,枪尖如蛇头般直直朝高岳的后背心扎了过来。
 
    “哼!”高岳哪里能让对方得手,他的手臂在空中本来像霹雳般快速,就在这十分之一个刹那间,他的手臂骤然粗了一圈,手掌也宽大如蒲扇一般,居然是放弃了“虎形羊角”,采取了最简单而暴力的方式。就算对方枪尖能扎穿他的后背,但高岳本来就出手快了半步在先,蒲扇大的手掌,完全可以率先轰碎对方的下半身,连人带枪都不知道要被轰飞到哪里去了,即便对方的枪尖再锋利十倍,也是徒劳。
 
    标枪一般的男人也不是傻子,暗道对方明察秋毫,是个高手。他也是临危不乱,单脚左踏,腰身一扭,身形一晃,退了三步,横枪在胸前。
 
    高岳纵身落在了虚空兽皮上,和对方各自占据兽皮一头,也没有再出手。
 
 第十一章 兵家后人现
 
    双方适才一交手,一触即收,对彼此都有了个大致的了解。都知道三两招间,不可能分出胜负,故而都选择了暂且罢手。
 
    高岳道:“岳王爷的枪法,果然名不虚传,兵家后人已经泯灭众人,却不想岳王枪和传承落到了外人手里,反而没有埋没其能。”
 
    标枪一般的男人并没有说话,只是喉咙了“嗯”了一声,算是答话了。
 
    高岳道:“今日之事,本是武道守护一脉和诸子后人之间的恩怨,你练的是武道一途,本身又不是诸子后人,何必来蹚浑水?我见你枪术颇显不凡,已窥得一丝道境,如果还不识大势,只怕百年修行,毁于一旦,岂不可惜?”
 
    高岳居然完全是一副高人的模样,没有指手画脚,却更胜指手画脚。他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赤足而立,本来和一个普通的农夫没有多大区别,但他的话虽然是平平淡淡说出来的,却无异是一根教鞭。
 
    对方的枪术已到了佛祖集会说法时,展露在世人面前的“步步生莲”的境地,可是在高岳眼中,却只是颇显不凡。这是何等的狂妄无知?对听者又是何等的侮辱之言?不要说是像他们这等高人存在,即便是一个普通人,对别人的狂妄“指点”,心里都难免会有些反感。任何大高手,都绝不允许别人随便指点,这不但是在挑衅,更是因为能够成长到超然级别的人物,所取得的成就,没有一个是靠嘴皮子磨成的,无一不是千锤百炼,才能成为一方宗师人物,何况是超越宗师,对于凡人来说如“仙”一般的高人?
 
    这根教鞭,简直比一把利剑还更锋利,触之见血,夺命。
 
    但奇怪的是,胡惟庸和姬翟都听到了高岳的话,居然都没有反对,也没有感到不屑。标枪一般的男人也没有反对,他的眼睛深邃而清澈,像是古井中的深水。这双眼睛,却是陡然一缩,道:“你对‘道境’二字,知晓几何?”
 
    高岳道:“光说不练假把式,这句话是千古不变的定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