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as((,)

片刻之后楚休踏入七层当中黑衣黑铁斗笠红色刀

  姜文元冷哼了一声道:“你是哪边的?祁伯的实力我知道,小辈当中能赢他的有几个?或许是这关中刑堂出身的小辈擅长爆发力强的武技,这才能够勉强跟祁伯对拼一击的。”
 
    姜文元正在这里说着,下面便传来了一次次激烈的罡气爆响之声,接连不断,震的整个聚龙阁的人都没有吃饭的心情了,纷纷眼中带着诧异向着楼上望去。
 
    那黑衣中年人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面色难看的姜文元,刚刚说话便被事实反驳,这可当真是打脸的很。
 
    而此时下方,祁伯的表情也是凝重的很。
 
    方才楚休以大金刚轮印硬撼他一拳,结果是他占据上风,他一步没退,但楚休却是后退三步,但就算是如此他也是在心中惊骇着那楚休的力量。
 
    而这时后退了三步的楚休却仿佛是毫无感觉一般,紧接着又是欺身而上,大金刚轮印或者是天绝地灭大紫阳手这样的掌**番轰过去,竟然跟祁伯激烈无比的战到了胶着的程度,这让祁伯简直心中惊骇,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楚休那大金刚轮印势大力沉就不说了,还有那天绝地灭大紫阳手也是诡异无比。
 
    紫阳魔焰入体,祁伯自身的内力强大,倒是可以将那紫阳魔焰直接逼出来,但每次却都要消耗他一部分的内力和精力,长此以往下去,他所消耗的内力和精力可是会越来越多的,容易被楚休有机可乘。
 
    双方交手对轰几十招,一百息的时间其实早就已经过去了,但却谁都没有停手的意思。
 
    祁伯也是被打出了真火,他是江湖前辈,昔日乃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被姜文元安排在这里守着最后一层,其实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在放水的,然后站在前辈的角度上来指点对方一番,那些小辈自然也会恭敬的道谢。
 
    当然这也并不是祁伯在倚老卖老,他巅峰之时已经半只脚踏入了武道宗师的境界,自然是有资格来指点这些小辈武者的。
 
    结果现在他却是跟楚休这么一个小辈武者战成了势均力敌的态势,这也让祁伯有些下不来台。
 
    祁伯那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原本那显得有些浑浊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璀璨的锋芒来。
 
    他周身的罡气都凝聚在双掌当中,猛然间向前推出,一瞬间罡气好似凝聚成了一座巨山一般,厚重无比,巍峨浩然。
 
    这时祁伯也是双手捏拳印,随着那罡气巨山向着楚休轰然落下,瞬息之间强大的罡气和压力便将楚休封禁在这一方空间之内,让他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移山填海!
 
    毕竟祁伯昔日乃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在力量的应用之上远超楚休,这一式如山般的拳印落下,当真是有着移山填海般的神韵,浩然无比,强大的压力让楚休周身战意激发到了极致!
 
    红袖刀之上黑雾缭绕,这是楚休第一次出刀,之前他都是在用自己的拳法力量跟祁伯硬抗,也是有几分磨练自身境界力量的意思在其中。
 
    而现在面对祁伯的这一记拳印,不爆发出自己最强的力量来,楚休都没有把握抵挡。
 
    无边的恨意死气盘绕楚休的刀身上,楚休的手臂中,甚至是他的眼中。
 
    阿鼻道三刀轰然斩出,宛若地狱门来,惊人的死气轰然爆发!
 
    这一次楚休直接便动用了阿鼻道三刀中的第二刀来硬撼祁伯这一击,而看到楚休这一刀斩出之后,在场的众人眼中却是都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
 
    这一刀哪怕是瞎子都能够看出来,乃是标准的魔道功法,邪异无比,甚至那股惊人的恨意和死气都能影响到他们,让他们负面情绪爆发,这种恐怖的魔刀简直就不像是正常人会修炼的。
 
    如果不是之前楚休已经把自己的身份挑明了,他乃是关中刑堂的人,那估计在场的这些武者都容易一拥而上开始除魔卫道了。
 
    此时在楚休这一刀斩出的刹那,第七层当中,姜文元身边的那名中年人眼中也是流露出了一抹异色,如此精纯恐怖的魔气可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了,这人到底是谁?关中刑堂已经开始收留魔道武者了吗?
 
    阿鼻道三刀跟祁伯那一式移山填海对撞,强大的刀势带着汹涌的恨意魔气撕裂一切,山碎!海枯!罡气寂灭!
 
    祁伯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他双手之间绽放出了一抹金色罡气,手捏卍字佛印,接连轰出,这才终于将楚休这阿鼻道三刀的刀势所抵消。
 
    这式佛印乃是他年轻游历江湖,跟一个小寺庙出身的老僧学到的,跟寻常人对敌时威能有限,但针对一些修炼了魔道功法的武者却是有着奇效,结果现在面对楚休的阿鼻道三刀,却是接连数个佛印这才将其挡下,可想而知楚休这一刀的力量有多强。
 
    看着对面眼中依旧带着滔天魔气的楚休,祁伯苦笑了两声道:“不打了,这位公子请上第七层吧。”
 
    楚休站在原地没动,只是手中结出内狮子印来,动用快慢九字诀的力量这才将阿鼻道三刀的反噬给压下去。
 
    其实眼下两个人是胜负未分,但祁伯却是不想再打下去了。
 
    他闯荡了一辈子江湖,手中当然还是有底牌在的,不过他却没打算现在动用。
 
    楚休既然来了聚龙阁,那无论他是什么身份,他现在只是客人。
 
    说白了,祁伯只是一个看门的,他还真能在这里就跟楚休打生打死不成?再打下去,万一他输了或者是落入下风,那他的脸可都要丢光了。
 
    而此时在场其他武者也是用略微惊悚的目光看着楚休。
 
    他们也算是聚龙阁的常客了,自然也是见过不少人跟祁伯动手,甚至他们这些人里面有些人还曾经尝试过想要去第七层坐坐呢,结果大部分连祁伯三招都接不住。
 
    而眼前这楚休却是能跟祁伯战到这种境界,甚至逼得祁伯主动让步,这份实力,绝对是可以让他们仰望的存在。
 
    楚休眼中的魔气消散,他眯着眼睛看着祁伯道:“我倒是还想要跟老前辈你再讨教几招呢。”
 
    祁伯淡淡道:“我老人家已经老了,没了继续打下去的兴致,楼上那些真正的年轻俊杰,他们才应该是公子你的对手。”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改变态度
 
    聚龙阁七层内,所有人都在看着入口,想要看看下面那个能跟祁伯拼到势均力敌地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虽然没下去围观,但距离这么近,光感受那股交手时的波动他们便能想象得到当时的场景了,绝对是激烈无比。
 
    这些人当中有些人也是跟祁伯交过手的,他们倒也不傻,也能猜到祁伯跟他们交手时放水了,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是用了极大的力气这才撑过了百息,而下面这人竟然跟祁伯交手到这种地步,这实力又该有多强?
 
    这时白无忌那一桌,方淮低声问道:“白兄,你若是跟那祁伯交手,能否做到像下面这人那种地步?”
 
    白无忌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半晌之后他才道:“我又没跟那祁伯交过手,哪里能确定这种事情?况且真打起来,我也不好下死手,一些极北飘雪城秘传的招式我也不能动用,不是生死搏杀,想要分出一个胜负来可是很难的。”
 
    在场的众人都悄悄撇了白无忌一眼,他这话可就是有些口不对心了。
 
    没见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的,下面那两位方才也没有分生死,不是照样能看出实力来吗?
 
    不过众人也没有真的情商低到去拆穿白无忌,他们都在看着下面,想要看看来的人究竟是谁。
 
    片刻之后楚休踏入七层当中黑衣黑铁斗笠红色刀鞘的红袖刀挂在腰间却是给人一种极其狰狞血腥的邪异感觉。
 
    东齐和西楚那边的武者对视一眼,这人是谁?有些陌生啊,难道对方是关中刑堂从小培养到大,一直以来都没踏出过江湖的那种武者吗?
 
    不过这时白无忌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怒意,他猛然间站起来,一拍桌子,寒声道:“楚休!是你!”
 
    楚休抬眼望去,正好看见了在那里的白无忌,他不由得笑了笑道:“原来是白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白无忌死死的盯着楚休,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其实他跟楚休两个人之间并没有直接的仇怨。
 
    上次吕阳山夺宝,楚休是耍了他一次,不过那次被坑的还有聂东流,相比于被楚休把宝物抢走,白无忌还是更热衷于看到聂东流吃瘪的。
 
    而后来楚休又从他们极北飘雪城白家跟聚义庄手中夺走了血玉玲珑,白无忌倒是也听说过了,不过他也依旧无感,反正楚休也不是从他手中把东西抢走的。
 
    真正让白无忌跟楚休结怨的还是那龙虎榜的排名。
 
    一个小小的榜单牵扯到的却是各自的名声和面子,行走江湖,真正能看淡名利的又有几个?
 
    之前龙虎榜之上,白无忌排在第十八位,对于这个位置白无忌还算是满意的,毕竟那时候他的境界也不算太高,还只在北燕武林厮混,能够一路搏杀到现在这种位置已经算是很不易了。
 
    但楚休明明出手的次数没他多,却是被风满楼让楚休把他的位置给挤掉了,这让白无忌怎么能忍?
 
    虽然内情只是因为极北飘雪城跟风满楼在北燕的分楼有些摩擦,导致风满楼利用楚休的排名恶心了一下极北飘雪城一次,但在外界看来,一定就是你白无忌不如这楚休,所以这才被人家从龙虎榜上挤了下来一位。
 
    极北飘雪城内部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情,他们倒是不会说什么,但外人的议论可是让白无忌愤怒很长时间了。
 
    白无忌看着楚休冷笑道:“我倒是好的很,不过听说你被我极北飘雪城联合聚义庄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还从青龙会的杀手变成了关中刑堂的人,你这身份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听到白无忌这么一说,他那一桌的人这才反应了过来楚休是谁,毕竟当初楚休在燕东之地的名声还是很大的。
 
    青龙会金牌杀手,心机深沉,手段狠辣。尤其是布局灭了北陵岳家那一次,更是让燕东武林重新认识到了青龙会的杀人手段,能杀人的不仅有刀,还有人心!
 
    但自从血玉玲珑那件事情以后,楚休离开燕东之地一年多的时间,这对于大事频发的江湖来说时间太久了,就连天罪分舵都已经换了一个话事人了,楚休自然也早就被人给遗忘了,直到白无忌这么一说,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楚休是谁。
 
    在场其他人也是一样,龙虎榜之上就那么几个名字,联想到楚休的名字和他青龙会的出身,很容易就会被人猜出身份。
 
    楚休淡淡道:“我的身份是不是冒充的用不着你来操心了,对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一下你们极北飘雪城的人呢。
 
    吕阳山那些宝物是你送我的,血玉玲珑是你们白家的长辈送我的,我现在能位列龙虎榜第十八位,这其中可少不了极北飘雪城的支持和帮助。”
 
    一听这话,白无忌的脸上顿时便露出了一抹怒容来,指着楚休冷声道:“楚休,别以为风满楼把你排在我之上,你便认为你真可以跟我叫板了,也别以为你加入了关中刑堂,便可以不将我极北飘雪城放在眼中!”
 
    楚休耸了耸肩道:“白无忌,龙虎榜上的排名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中有数,你若是不满,大可以去找风满楼说理了,你要是能让风满楼低头,把你的排名放在第一我也管不着。
 
    江湖人争名夺利,风满楼的龙虎榜耍的就是你这种白痴!
 
    当然你若是非要跟我较劲那我也奉陪到底,刚好在下面还有些没打痛快,不如我们来上一场如何?”
 
    极北飘雪城出身的武者本来就是性格狂傲,并且还有些暴躁易怒,一听楚休这话,白无忌直接便握住了他放在一旁的银枪便要出手,但却被他身边的方淮死死拉住。
 
    “白兄!冷静!这里是东齐,是聚龙阁,神兵大会还没开始呢,想要动手不急于这一时。”
 
    这时姜文元也是忽然开口道:“行了,年轻人火气大,说两句便可以了,难不成还真要动手拆了本王这聚龙阁不成?”
 
    楚休身后的侍者也是连忙对楚休道:“楚公子,这便是我家王爷。”
 
    那边的白无忌听到姜文元都开口了,他也不想在这里得罪姜文元这么一个地头蛇,所以便只得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楚休面色古怪的看了姜文元一眼,拱手道:“见过王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